142

不要怪我離開你,因為你已經配不上我了

快來加入愛生活雜誌LINE好友

不要怪我離開你,因為你已經配不上我了

01

下班以後,我在公司樓下看見了裴之善。

他一身西裝,靠在公司側邊的牆上,手上還夾著一支煙,他將煙湊到嘴邊,淺淺吸了一口,然後,薄唇微微張開,緩緩吐出一個虛渺的煙圈。

許是我走路的聲音驚到了他,他忙扔掉手上的煙,放在地上踩了幾下,然後朝我走過來。

「我們,結婚吧。」

我像看傻逼一樣看著他,「你莫不是在逗我?」

「我很認真的考慮了很久,還是覺得,我們不應該分開。」

「哦,可是你已經配不上我了。」

我只淡淡的看了他一眼,繼而從他身邊走過,再不去理會他的叫喊。

有些人,過去了就是過去了。而我註定不會回頭。

02

遇見裴之善那年,我17,讀高二。

作為一個愛玩的學生,17歲去酒吧,很是正常。

遇見裴之善,是在朋友聚會那次。聚會進行一半時,裴之善才姍姍來遲。

「不好意思,我來晚了。」

聲音響起,我聞聲回頭,只見一個穿著白色襯衣的男人匆匆忙忙跑了過來。大家都開始起鬨,「遲到自罰一杯。」

他倒也沒有一點點拘謹,直接接過朋友倒的那杯酒,一飲而盡。

我這才好好觀察起他來,他看起來很像學生,最多22歲左右。臉龐很是乾淨,髮型斜劉海,只是頭髮有些長,遮住了眼睛。身材很瘦,身高目測180。

整個聚會,儘管他來的很晚,但他仍舊與大家相談甚歡,沒有一絲絲的不自然。

這是一個,十分擅長交際的男人。

聚會結束以後,我向朋友打聽他,問了他的聯繫方式。也是這樣,我知道了他的名字,裴之善。

03

我們會在一起,完全是我耍賴的結果。

裴之善比我大十歲,裴之善不是學生,裴之善是工作黨,自己買了一輛車,這些都是我後來才知道的。

加了裴之善以後,我每天都在微信騷擾他,裴之善倒也每次都不耐其煩的回答了我。

一個星期以後的聖誕節,我借著聚會的名頭,將裴之善約了出來。

「我想和你在一起。」

裴之善似乎有些懵,咳了好久,最後指了指自己,好久才出聲:「你喜歡我?你確定你沒搞錯?」

我看著他,很認真的點了點頭。

他有些猶豫,最後還是拒絕了我。「我不想和你在一起啊。」

「你不答應我就哭給你看。」

我掐了掐自己,一瞬間,所有的委屈全部涌了上來,眼淚就這樣掉了下來。

他愣住了,小聲嘀咕,「怎麼說哭就哭啊。」

我抬手擦了擦眼淚,聲音還帶著哭腔,「要你管,你不答應,我就一直哭下去。」

「我考慮考慮,可以?」

我一聽這話,火氣頓時涌了上來,「考慮個屁啊,要麼立馬答應。」

許是見我有越哭越厲害的趨勢,他終究還是示了弱。

「好好好,我答應你,姑奶奶,你先別哭了成不。」

我馬上破涕為笑,「你答應了,不能反悔了。」

04

12年,蘇州下了一場超大的雪。

大雪紛飛的那晚,我和朋友在ktv喝的暈暈乎乎,凌晨打了個電話給裴之善。許是擔憂我的安全,裴之善讓我在樓下等,他驅車過來接我。

我從ktv出來的時候,天空下起了漫天飛雪,很是好看。明明風很大,可我卻並不覺得冷。

「你速度好快啊。」

並沒有等多久,裴之善便過來了,我打開車門,直接坐了上去。裴之善卻並不回復我,而是朝我靠近,我感覺自己臉上好燒。

「扣個安全帶,你臉紅什麼。」

我底氣不足的反駁,「臉紅是因為喝酒了啊。」

下車的時候,雪還沒有停,地上白茫茫一片,不知為何,我突然想到了一句話:如果下雨天不打傘,我們是不是就能一路走到白頭?

「睡覺吧,很晚了。」

洗完澡以後,我正和裴之善養的寵物狗玩耍的時候,裴之善從浴室出來,裹著浴巾,對我說了這句話。

「好。」

那晚,我們睡在一起,但我們什麼都沒做。

裴之善睡在床邊邊上,把被子全給我,我都有一種錯覺,這床上只有我一個人的錯覺。

那晚,我第一次失眠了。

05

後來,我們同居了。

我搬出了學校的宿舍,和他一起住。

在一起半年的時候,裴之善說想創業,我說好。

然後,他接手了朋友的酒吧,開始創業。只是,自從重新營業以後,酒吧沒有任何生意。

我看不下去他頹廢的樣子,叫了所有的人帶著朋友去了酒吧,去消費。

只是這終究不是長久之策,一次兩次還好,多了誰也不願意去。

表面上,我們看起來很好,開了酒吧,十分風光,可其實,我們已經虧的什麼都不剩了。

我開始拿自己的生活費出來貼,可後來,酒吧還是倒閉了,裴之善還攤上了官司,賠了幾萬塊,真正的一無所有了。

自那以後,裴之善便像受刺激一般,天天和我窩在家裡打遊戲,不找工作,什麼也不管,整個人頹廢的不行。

我生日的時候,我們剛剛在一起一年。可那天我爸爸中槍,我生日當天就進了醫院。

晚上我從醫院回去,剛剛進門,便看見裴之善捧著一個蛋糕走過來。

「生日快樂。」

我的眼淚一下子就掉了下來,特么我爸都進醫院了,去你媽的生日快樂啊。

06

就這樣,過了半年。

裴之善說,要振作,然後他開始出去找工作,而我,高中剛好畢業,去上大學。

大學的時候,裴之善希望我出去和他一起住,可我卻拒絕了,主動搬到了學校宿舍。

那個時候,我還不知道,他想和我分手。

發完簡訊以後,我坐在宿舍,聽了一整天的成全,一邊聽,眼淚一邊掉下來。

這以後的好幾天,我都吃不下任何東西。即使我逼著自己吃,也一樣,吃什麼吐什麼。

後來,我終於受不了了,我喝了酒,跑到了他家樓下,給他打電話。

「我們不要分手好不好。」

「好,不分。」

07

大學畢業,我媽叫我回家。

「你等我幾個月,我回去交個差做做樣子,我就回來找你。」

「好。我等你。」

畢業以後,我媽幫我安排了一份工作,去了一個好單位。只是那時候,我脾氣很沖,剛工作沒多久,碰到了一個很噁心的人,吵了起來。

我很是委屈,回家以後打電話給裴之善訴苦。我說,我被欺負了,然後哭著把事情和他說了一遍。

「我一點都不想呆在這裡,在這裡我不開心,我去你那裡好不好。」

他有一瞬間的沉默,最後對我開口:「你不能這個樣子,你委屈我知道,但踏入社會就是這個樣子,你需要自己去面對,我不可能一直在你身邊,你總要一個人長大。」

我什麼也沒說,直接掛了電話。

我拼著一口氣,忍了所有的委屈,實習期一過,我便做了店長,事業蹭蹭蹭就上去了。

而他仍舊還是那樣,一成不變。

可是我想,我們的感情變了。

「做到這個位置,對於我一個剛剛畢業來說的學生,並不容易。我不能放棄。」

「我知道,過兩年我們還是可以結婚的,我有空就過來找你。」

08

分開第一年,他沒找過我,我一個人跌跌絆絆走過來。

分開第二年,他沒找過我,也是我一個人跌跌絆絆走過來。

異地的這兩年,全部都是我過去找他。他一次都不曾找過我,我一個月4天假,全部耗在路上了。

我最需要他的時候,他把我推開了,因為覺得我不懂事不成熟,只會往他懷裡躲。

我獨立了,可我再也不需要他了。

終於,我累了。

一個月前,我買了箱酒,買了幾包煙,在ktv定了一個包廂,一個人唱歌。

喝的迷迷糊糊的時候,我給裴之善打電話,「我們分手吧。」

說完以後,我就抱著哭的稀里嘩啦,可是電話那頭的他卻說,「我們結婚吧。」

其實,婚紗照早在我們在一起半年的時候,就已經拍好。戒指也買好了,同居,我們也同居過了。

就差領證了。

「我不要結婚,我們已經不是同一條路上的人了,我的前途一片光明,我沒必要在你身上耗了,我可以找到更好的,你已經配不上我了。」

片刻,電話中傳來滴滴滴的聲音,我才反應過來,他不知何時已經掛斷了電話。

那晚,我一個人在ktv哭了幾個小時,我不知我為什麼哭,是為了我那消逝的青春,又或者其他。明明喝了很多酒,可我的思緒卻越來越清醒。

我關掉了手機,一個人唱歌,唱到了喉嚨沙啞才作罷。

唱完以後,我卻像失去所有力氣一般,癱坐在沙發上,我知道,我們沒可能了。

09

分手以後的一個月,裴之善都沒有聯繫過我,我亦不曾聯繫他。

而今天會遇到他,對我來說,完全是一個意外。

我剛剛走出大廈,裴之善便追了過來。

「我們在一起這麼多年,你就這樣放棄嗎?」

我看了看他,最終還是狠了狠心,拒絕了他。

「那又如何,我們已經不適合了。」

我不知道他此舉的意味,也不想去思考他今天去思考的原因,我再次從他身邊走了過去,而他沒有再追上來。

我沒有那麼多個7年,可以陪他去耗了。

我已經累了。

回去以後,我刪掉了他的所有聯繫方式,發了一條朋友圈,僅自己可見。

用了7年陪伴你,但我不遺憾離開你。

好文章 分享給朋友吧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