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1

這位台灣男孩才15歲就成為「矽谷搶手工程師」,回台後他只想問台灣人「這個問題」…

快來加入愛生活雜誌LINE好友

 這位台灣男孩才15歲就成為「矽谷搶手工程師」,回台後他只想問台灣人「這個問題」…

6年前,9歲小男孩周奕勳有了妹妹。剛成為哥哥的他責任心爆棚,想要為妹妹寫個網頁,所以開始自學程式語言。沒想到從那之後,他徹底愛上了程式語言,還因此走出了一條專屬於自己的道路。

 

▼小時候的周奕勳與其他孩子一樣,背負著父母的期待。父母希望他進入好高中、好大學、好研究所、找一份好工作。但小小年紀的周奕勳卻找不到讀書的意義。國一時他在一間升學率比較高的學校,父母希望他讀雄中或者台大,老師也有「不讀書就是廢物」的觀念。為了迎合他人的期望,周奕勳認真讀書,念到了校排前50,大家都很開心,但他卻很茫然,因為老師和父母重視的「前50名」,對他來說毫無意義。

漸漸的,他不再為考試而讀書,而是把時間放在了自己想學的項目上,成績自然也下滑了。父母和老師給了他很大的壓力,他沒有妥協,堅持學習程式語言、寫網頁。一次偶然的機會,他到台大教授葉丙成的工作坊實習,在那裡,他終於找到了心靈上的歸宿。那裡沒有人看不起他,他也對自己的能力有了更高的自信。

 

 

▼存下一些錢後他毅然買了機票,飛到了向往已久的矽谷。在矽谷的2週裡,他去了Google和Facebook的總部參觀。他的英文只有基本的程度,但他聰明好學,很快就進步到能夠跟美國人對談閒聊。他在那裡看到了各種名校畢業生,但那些人沒有因為自己的學歷而驕傲。在活力無限的矽谷,不管你現在有沒有成就,以後都可能創業成功,那裡的人信奉放手一搏。

第二次去矽谷,周奕勳遇到了簡有成。簡有成也是隻身前往矽谷的台灣人。他看著周奕勳積極用不太流利的英語與人攀談,覺得非常感動。有一次周奕勳從舊金山給他打電話,說他一個人跑了十幾家銀行,終於有銀行肯讓他辦金融卡。簡有成覺得很神奇,周奕勳剛剛15歲,又是短期居留,一般來說根本不可能申請到卡的。

 

回到台灣後,周奕勳將自己在矽谷的所見所聞分享給了幾位有志一同的朋友,幾個國高中生聯合組成了「Silicon Trip」團隊,招募對寫程式和矽谷文化有興趣的台灣學生,與他們分享矽谷的點點滴滴。比起分享專業,周奕勳更希望他們有獨立思考的能力。

 

周奕勳兩次去矽谷,既是朋友又是帶領者角色的薛仲翔都在一旁。2015年時,薛仲翔在高雄行動科技應用開發者年會中認識了周奕勳,兩人一見如故。他看中了周奕勳的潛力,比起能力,他的態度更讓人敬佩。

 

▼第一次去矽谷時,薛仲翔早就辦好了SIM卡。他本想幫周奕勳辦理,但當時英文還很生疏的周奕勳卻堅持自己去線上蒐集資料。最後他找到的SIM卡,比薛仲翔買的還便宜一些。這件事讓薛仲翔觸動很大,他表示:「雖然他花了太多時間,但這種大量蒐集並消化英文資訊的能力是非常難得的,我到了研究所才真正學會,15歲的他竟然就已經練就這種能力。」

除此之外,周奕勳對創業的熱情,對程式語言的熱愛,還有那種勇於犯錯的態度,都讓他印象很深刻。籌辦「Silicon Trip」時,薛仲翔沒有過多插手,最後出現了成本過度理想化、籌備過程宣傳太晚導致報名人數太少等問題。不過他不在意,還表示:「這是因為他還年輕,經驗不多,這樣的錯誤也在期待之中,我也不會全部提醒他,有些跤要讓他自己跌。」

 

 

▼去年時,周奕勳參加了北京AWS技術峰會比賽,又在台灣申請上美國Y Combinator 創新學校課程。2016年9月,他再次去了矽谷。現在周奕勳已經走山了一條完全不同的道路,他從高中休學,擔任台灣一間App開發公司的實習全端工程師,這是他的同齡人難以想像的。

周奕勳不想成為人們心中那種「自學程式語言的人」。這不是謙虛,而是一種堅持。他認為自學這條路適合他,卻不一定適合所有人。他很反感別人問他「去美國或去哪裡實習的秘訣」,如果大家的關注點都放在這一方面,他走的路也會像傳統的教育一樣,成為另外一條「循規蹈矩」,卻不一定成功的路。

 

 

經歷過這麼多,周奕勳已經不再為考試排名發愁,但他心中一直有一個疑問:「剝除了成績和學歷之後,我們學生還剩下甚麼?」這個問題值得每一個人好好思考一下。

好文章 分享給朋友吧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