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IFELOVE01

50歲貨車司機為陪伴9旬病母「不離不棄載著她工作7年」緊牽雙手喊「副駕駛永遠給您」真的很感人

有一位普通的貨運司機,無論走到哪裡,副駕駛位上都坐著九旬老母親

這位貨車司機名叫張培軍,今年50歲。張培軍母親周瑞清在十多年前患了病,為了有更多時間陪伴母親,張培軍將副駕駛設成了母親的“專座”,堅持七年來帶著母親跑車。

2017年,90歲的母親身體每況愈下,更失去了生活自理能力,張培軍便把貨車賣掉,專心留在家裡照顧母親的衣食起居

帶著患病母親跑運輸,母親說:「跟著你到處跑,這輩子都值了!」

家住湧泉街道共耕社區的張培軍,今年50歲,母親周瑞清已是93歲高齡。家中9個兄弟姐妹,他是最小的,可能是老么的緣故,母親尤為疼愛他,從讀書到成家,也一直跟在張培軍身邊照顧他。

天有不測風雲,2003年,張培軍的母親患病,再後來發現,母親稍微不注意就摔著了,醫生跟他說這是阿茲海默症嚴重了,要多帶她出去走走,多和她說說話。當時的張培軍每天忙著載貨,聽到醫生的建議後,他決定在送貨的時候帶上母親,從那時起,村裡人經常都能看到張培軍貨車的副駕駛上坐著一位老人,那就是他的母親。

從2011年到2017年,張培軍的母親跟著他去過成都周邊無數市區、縣城,大邑、樂山、都江堰、綿陽、雅安等地點是張培軍經常出車的目的地,最遠一次到達北川縣。七年間,張培軍只要出車,基本都會把母親抱上副駕駛座,不知不覺已經和母親走過了21萬公里,這個距離連起來可繞地球五圈。

就這樣日復一日的同行,使母親也更離不開張培軍的陪伴。

有一次,張培軍帶著工人出車,實在帶不了母親,就將母親交給了哥哥。

母親遲遲不見兒子回來,在家中坐立不安,便出門四處尋找兒子,最後不慎摔了一跤,造成盆骨骨折。

張培軍回來後,將母親抱上床,母親還非要跟著他去大邑跑運輸。

母親那一句「能跟著你到處跑,這輩子都值了」讓張培軍下定決心,以後去哪也要帶上母親。

後來母親的身體卻是每況愈下,四肢無法活動、不能說話、大小便失禁……在2017年,張培軍便把貨車賣掉,專心留在家裡照顧母親。他的妻子挑起了家裡的經濟重擔,每天到離家十多公里的雙流柑梓樹做生意。

每到出大太陽的時候,張培軍就把母親抱上自家的小轎車,將輪椅放進後備箱,帶著母親到處走走看看。張培軍自信滿滿的告訴記者,溫江附近一兩百公里以內的郊縣和母親基本都去過,雖然母親不知道去的是哪,但是看到她的眼睛在轉,知道她在到處望,張培軍的心裡就十分滿足了。

每天早上8點,張培軍準時起床,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來到母親床前,為她穿衣、清痰。由於母親四肢僵硬無力,張培軍每次都小心翼翼的挪動著母親的胳膊,在給母親穿褲子時,為了方便母親,張培軍都習慣單膝跪著。

收拾完畢後,張培軍會將母親抱到客廳的沙發上坐著。「現在天冷,我給她穿了四條褲子,兩雙襪子,套了一件羽絨服,外面還披一件羽絨服,再整一件厚外套蓋在腿上,這樣我老媽就不會冷著了。」說完,細心的張培軍將蓋在母親腿上的衣服袖掖進沙發縫,「冷不?還冷不冷啊老媽?」面對兒子的關心,稍顯呆滯的母親說不出話,瞇成縫的眼睛卻在不停的打轉

張培軍說:「母親眼睛看得到,耳朵也聽得到,就是說不出來,只能從喉嚨裡卡出一聲"哎喲餵",坐累了也"哎喲餵",餓了也"哎喲餵",但是只要她一出聲,我就清楚是什麼意思。」張培軍滿是幸福的笑容。

張培軍的侄女張鳳告訴記者,張培軍的兄弟姐妹都住在村子附近,時常會來張培軍家中看望母親,互相串門吃飯更是常有的事,家中子女本想輪著照顧奶奶,可是奶奶只想跟著張培軍,張培軍的細心照料,寸步不離,讓家裡人放心的同時也心生敬佩。

比如,母親牙齒已經掉光,正常吞嚥也成問題,半碗芝麻糊張培軍要餵一個小時,中途常常還要去廚房再熱一回;母親免疫力低下,腳上生瘡兩個月都好不了,張培軍日日為母親消毒上藥;母親四肢無力,睡覺無法翻身,張培軍每晚起來兩三次給母親翻身……

這些看似瑣碎的小事,張培軍的姐姐張培英深有感觸:

「堅持幾年實在不易,我做女兒的都沒法跟他相比。」

可這對張培軍來說算不了什麼,笑說:「老媽年輕的時候帶著九個孩子,那麼苦的日子都熬過來了,當年她養我小,現在我養她老,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情。」

這樣的男子,值得大家的掌聲與鼓勵,相信他媽媽也以他為榮!

你可能還喜歡
x